您当前的位置 : 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散文随笔  正文
烟雨濛濛罩濛淤
2019年11月26日 09:40  来源:庆元网  作者:吴莉玲 

  董卿在《朗读者》节目中曾说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世间一切,都是遇见,就像冷遇见暖,就有了雨;春遇到冬,有了岁月;天遇见地,有了永恒;人遇见了人,有了生命。而在这春寒料峭的烟雨三月,择日不如撞日的我在春雨绵绵的天气里,再次遇见了濛淤村,遇见了一个不一样的,烟雨濛濛的濛淤村。

  都说濛淤之魂在桥,濛淤之韵在水,濛淤之美在人,这话果然不假。走进濛淤村,初入眼帘的,便是那潺潺流动的杨楼溪,家是小桥流水人家,水便是灵动的所在,说来也怪,杨楼溪一路飞奔,到濛淤境内之后却变得极尽舒缓,流淌出一片开阔之地。沿着仿古大道信步前行,只见八角凉亭古色古香,卵石花坛韵味十足,溪水两岸,一边是仿古生态建筑的昶园四合院,一边是古朴典雅的廊桥故里民宿,两幢建筑不争不抢,相得益彰,静卧在溪水之上的,便是雕梁画栋的濛淤桥,数百年沧海桑田,它屡毁屡建仍屹立不倒。

  濛淤桥位于濛淤村,东西走向,全长35米,面阔4.5米,净跨28.42米,矢高8米,曾是串接庆元县与东部的重要交通要道,1982年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据记载,该桥始建于元至元年间(1264-1294),后毁。明嘉靖五年(1526)邑人叶亨重建,后被洪水冲毁。清嘉庆十四(1809年)邑人吴昌兴倡建。清光绪进士、庆元知县何文耀曾诗云:“濛淤砥柱挽狂澜,杰阁层檐得大观。百尺桥飞虹掩映,双溪环抱水团圆。僧居古寺钟声静,人倚危栏月色寒。我欲乘风兼破浪,凌空长啸白云端。”张恪忠也曾赋诗《濛淤桥》:“峰峦环抱锁溪声,百丈流虹饮涧横。我欲招寻题柱客,长门恰喜倩长卿。”

  数百年过去,时至今日,读着这样的诗词,仍然可以感受到它当年的壮阔景像。而不幸的是,1995年3月10日,一名流浪乞丐夜宿桥内,不慎引起火灾,廊桥被烧毁,仅留两岸石砌桥墩和东桥台一座土建桥门。2010年6月,热心群众成立濛淤桥重建暨应岭岚古道文化协会,发起重建倡议,81名会员积极募捐、备料,并于2010年6月按照木拱桥传统营造技艺动工重建濛淤桥,截至2011年6月底,协会共收到捐款捐物、投工投劳折合人民币200多万元,参与捐助的人数达到1200余人。2010年6月30日,祭河正式动工,历时一年,至2011年7月,濛淤桥建成完工。

  我走在濛淤桥上,惠福寺的梵音从桥的一端传来,余音绕梁,将我从遥远的记忆中拉回现实,却也令我心安,让内心浮躁归于平静。踏着廊桥自在独行,欣赏古廊桥的巧夺天工、独具匠心,回眸一瞬,却蓦然发现桥下的溪边竟有人居住,守庙的老人正站在窗边回望着我,也许正在好奇,这奇怪的姑娘为何要在这阴雨天气来探访古廊桥吧,相视一笑,真是让人有一种“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下看你”的意境,一切仿若梦里水乡。

  庆元是一块红色热土,刘英、粟裕、叶飞等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指挥过著名的斋郎战斗、竹口战斗。2005年斋郎村修建红军纪念亭时,粟裕夫人楚青为纪念亭题写对联:“孤军深入庆元地,壮志开辟浙江天”。濛淤村,虽然不曾如百山祖斋郎村一般,有众所周知的斋郎战斗红色文化,但在这片土地上,也曾挥洒过铮铮铁骨鲜红的血,也曾流下过英雄儿女滚烫的泪。

  1934年8月28日,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后续部队行至濛淤桥时,已是午后时分。当另一路拦阻红军的丽水保安分处军士队第二队及庆元保安一中队,闻报红军冲破保安第一队的布防,已向庆元县城前进,就抄小路从石记岱尾追而来。行至濛淤与红军的后勤炊事兵相遇,误认为是国民党张克部队,便问:“你们是哪支队伍的?”当时红军对外也称一、二、三支队,又因双方均穿灰色军服,红军回答:“是第三支队。”保安队看他们挑着炊具,不是战斗部队,就说:“快去报告你们的队长,今天来的不是土匪,是红军。你们停一停让我们先走。”恰巧红军伙夫也背有枪,一看不是自已人,遂趁敌不备,突然投入袭击,扳起枪打死保安队一名军官。经一番激战,打得保安队满山乱窜。一时间军帽、刀枪满地。濛淤相遇战,红军炊事人员击溃保安队,缴获枪弹颇为丰厚,还有几名俘虏。但红军也因此牺牲了2名战士,多人受伤。

  战争年代虽已过去,但历史却从未曾被濛淤儿女淡忘,2012年10月,13米高的“浙江庆元革命老根据地县纪念碑”在红军濛淤桥战斗遗址附近的高地上庄严落成,那直刺苍穹的纪念碑,见证着现今濛淤人的理想与责任。

  庆元境内古道繁多,纵横交错,好似蛛网一般遍布,它们无疑是庆元乡村版图上一道独特亮丽的风景线。濛淤区块古道主要由西川、黄石、应岭岚等古道组成,属中国三大古道之一“浙闽古道”的重要组成部分。

  应岭岚古道起于应岭尾村(兰溪桥水库大坝边),止于五大堡乡濛淤村,全长约五公里,据记载,古道开筑于南宋初年,至今已有870余年历史,在329省道开通以前,是东部乡镇及福建寿宁通往庆元县城古驿道中的一部分,虽历经损损毁毁、修修复复,但至今依然保存完好。

  西川古道,则是起于五大堡中心小学,止于西川村口(西坑头),在水岙亭有一分支通往濛淤村,全程约三公里,曾经是村民过往的交通要道,古道就地取材,由山上大大小小的石块与泥土相嵌垒成。

  黄石古道,起于五大堡村(乡政府对面),止于黄石村,全程约三公里。古道完整、路宽、基石完好,古道上有一座凉亭,石砌人字顶,亭边绿荫覆盖。凉亭过去不远,右手边紧邻古道有个银坑洞,洞如小隧道,约可供一人前行,洞外边的石壁上有正德七年的石刻,在银坑洞有一分支直接通往濛淤村。

  三条古道虽各具风韵、独具魅力,但古道两旁,却都是古树高大茂盛的景像,参天古树叶叶相护,为游人高擎起一把把翡翠般的碧绿巨伞,全程风光旖旋,令人陶醉,沿路上更有大大小小的以山石叠砌、人字型盖顶而成的凉亭,如半岭亭、葫芦亭、护荫亭、濛淤荼亭等,亭内两边用宽大的横木搭建成长凳,可坐可躺,夏天人歇其中,山风穿门而过,极为凉爽。

  应岭岚古道与西川古道、黄石古道有机整合为一体,被人们冠以“江南最美古道”的美誉,更成功获批“原生态摄影、绘画艺术创作基地”,吸引了大批婚纱摄影公司和摄影爱好者来此。

  烟雨之中,我就像在雨巷中撑着油纸伞的姑娘,徐徐走在村庄的马路上。随着新农村的建设,道路两旁家家户户的房屋都经过统一的规划,装上了整齐划一的木头原色窗棂,而每家门口挂着不一样的家训深深吸引了我。我逐字逐句诵读,读到了“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读到了“孝当竭力,非徒养生。鸦有反哺之孝,羊知跪乳之恩”,还读到了“远山难救近火,远亲不如近邻”,这些教人向善、求真、尽美的谆谆教诲,无一不体现着父辈对子女的立身立业、为人处世的训诫与爱。我想,也正是因这祖祖辈辈的勤劳、和睦、凝心、聚力,才使得濛淤越来越好吧。

  我也愿生活在这样一个村落,依山傍水,晴耕雨读,听鸟鸣晨起,伴蛙声入眠。

(编辑:徐琛) 
©庆元文艺网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庆元网
友情链接:久青草原视频免费观看  超碰97zyz资源总站百度  大香蕉网站  日日夜夜撸撸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  色天使  色天使  超碰大香蕉青草  成人色情网  第四色  美国发布站  哥哥色  大香蕉网站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大香蕉  大香蕉  大香蕉  大香蕉  大香蕉  97资源站共享  99热久久最新地址获取  火箭视频在线观看精品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大香蕉一本道国产  大大香蕉一本道国产  大大香蕉一本道国产  大大香蕉一本道国产  大大香蕉一本道国产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久久青草在线视频精品  久久青草在线视频精品  久久青草在线视频精品  久久青草在线视频精品  久久青草在线视频精品  成人三级片  成人三级片  三级电影  香港三级片  成人三级片  三级片电影  三级片电影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